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蒙雪/诸葛瑾

随笔。瞎掐的历史xx诸葛亮的性格有点取王者的性格。亮瑾亲情向。
不善于掐剧情掐性格我改回炉重造了orz
感谢观看

窗台上的君子兰颤颤抖着叶子,似乎在畏惧严冬。诸葛瑾合上书起身,小心翼翼关上了窗户,又蹑手蹑脚从柜子里拿了一件大氅就推门出去了。他轻手轻脚地关上门,叹息一般呼出一口气,白雾在天地中被寒意吹散。
弟弟睡得比较晚,可不能吵着他。
诸葛瑾走出去几步,这么想着。他望向远处的漆黑,入目的只是一片银色。不甘心的雪还是扑簌簌地下着,诸葛瑾的墨发上沾了雪竟是一点察觉也没有。只这一刻,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。
逃离?
归去?
南阳,真的是家?
亦或,东吴才是?
谁知道呢。反正在这漆漆夜中,就让他做一回漂泊者,让他抛却世俗,只有诺大的天地。尽管渺小,尽管茫然无措。
诸葛瑾的锦靴踩在积雪上,厚实的雪吱吱直响,似乎是承受不住的哀吟。然而雪被踩实,又被新落下的雪覆盖。一路的脚印,过了一会什么都没有了。
人也是这样,走了这么久,回头发现,其实什么也没有。一切的永生都是暂时的,时间会磨洗掉一切痕迹,最后什么也没剩下。
诸葛瑾抬头,顿了顿脚步,是远处泛出了白光。什么时候竟是要天明了?他究竟走了多久呢?
诸葛瑾猛地一回头,居然已经看不见那所小小的房子了。阿亮还好吗?他会发现哥哥还没回来吗?
会吗?会吗?
谁知道呢。
诸葛瑾转过身走着,将眼中溢出的渴望又摁了回去。不需要,也不应该有了。多大的人了。诸葛瑾突然拍了拍肩上的堆雪,在雪中走了这么久,他早就满身都是雪了。重得可怕。
不像北方那样的飘逸,这雪是湿的。甚至暖暖的,但一点没有浸入心扉。
他诸葛瑾,是被蒙在雪里了。
黎明扯开了漆黑的夜色,牵着阳光洒在地上。居然冷的可怕。
诸葛瑾哆嗦了一下。常言:下雪不冷化雪冷。但这也是在东吴啊……只有温婉的小桥流水,才连下雪都透着湿气。北方,明明是干的,不是吗。
那他在哪儿呢?
诸葛瑾立在原地不动了,他眯着眼看着太阳不太愿意地一点一点露出面目。只是突然,他听到了马声。
身为大将军,他征战多年又怎分辨不出呢?何况这天地如此静谧。是谁会在这么早出来呢?何况还下着雪。
没人和他一样这么无聊吧?
“你又要去哪儿呢?东吴?”熟悉的声音,眼前甚至出现了那张熟悉的脸。“兄长,这么冷就不要到处跑了。”
兄…兄长?阿亮喊他兄长了?不,做梦?诸葛瑾被诸葛亮的称呼吓了一大跳,他瞪圆了一双眼。“不……我只是…只是…”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诸葛亮拍掉了诸葛瑾肩膀和头发上的积雪,一只手拉着诸葛瑾的手,一只手牵着白马往回走。
“兄长。这东吴和我,你选哪一个?”
你。
这个字在诸葛瑾的心中发酵。漆黑的眸中依旧是平淡如水。

窗边的君子兰还在颤抖着,一声一声绝望的哭声从床上传来。丧钟敲了三下,一床白布盖在了床上风华不减当年的人身上。
“回南阳吧,那儿才是父亲的家。”
“在东吴吧,这儿有他放不下的人。”

诸葛瑾在闭上眼的一瞬间,似乎回到了当初和诸葛亮诸葛均生活的日子。罢了,这也算善终不是吗?
他看着诸葛恪,勾了勾嘴角。不知阿乔怎么样了。
诸葛恪的哭声随着诸葛瑾的生命远去而迸发,哀戚着人事变迁。生老病死,谁又有能力阻挡?

公元241年,闰六月,诸葛瑾病殁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