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人偶线/华武

*OOC严重
*华武门派仇家。俩人都不是什么好人设定
*我流这样的两个人
*未完!!!
*感谢阅读





每一个牵线人偶都有好多好多线,牵绊着他们的行动,亦或是推动着他们的行动的脚步。那么束缚住他们的那根线的源头在哪里呢?

“他日华山论剑,贫道定不会手下留情了。”白色道服,仙风道骨的人甩了一下拂尘,他的目光从来没有集中在对手身上。“哦?那道长可否留个名啊,下次我们在中原插旗如何?”那人倚着树,嘴里叼着根草,抱着剑看着那个道士。“你会在你的师门看见我的。”道长说话轻声细语的,温温柔柔地像曾经见过的一个惨死在华山的道士。“我说,你不会是武当那个张。。谁来着?”
咳…“贫道姓蔚。”道长转过身,原本应该是明亮眸子的地方系了一根白色的缎带。“师门张师兄不少,不知您说得是哪位?”
竟然是个瞎子。华山吐掉了嘴里的草,“曾经来我华山讨公道的那几位咯?”他笑得眉眼弯弯,两人温温和和的样子,私下却暗潮汹涌,只要再有一点火星,怕是又要打上一场。“那几位师弟已经得到教训了,少侠莫要这般穷追不舍。”蔚居明冷笑,明明双目失明却依旧高傲至极。华山歪着头,抵着树干。“那么,道长要不和我分享一下如何御冷如何?”
“华山已经变得连内力也不会调息了么。真是时代变迁啊…”蔚居明顺势接下去嘲讽了,如果那双眼睛明媚,定是闪烁着不可避免的讽刺。“众所周知,我华山是外功门派,比起内功,除了你们武当也只有云梦了吧?这里,你看看,哪来的云梦让我求教呢?”华山笑嘻嘻地,目光深沉地跑出了一丝半缕的杀意。
蔚居明很明显地感受到了。他视线受阻,平常的感官强了不少。“那么,贫道要怎么教呢?你师从华山,且闻你们华山拜师都要去冷水里走一遭。现在看看,怕不是假的吧?”蔚居明咳了两声,站在原地良久竟也感觉到丝丝寒意。“贫道还有课业未完成,那就…”
“后会有期?没门。”话音落地,剑直直飞向了蔚居明。蔚居明听到了凌冽的风声,猛地一转身,但是遮住眼睛的缎带还是被割掉了,连带着几率墨发。“你…咳咳…”蔚居明咳嗽地更加剧烈了。单薄的身体甚至有点颤抖。他抬头,看见华山正看着他,那双墨色的眼睛像是深潭,根本看不清其中有什么在翻涌。蔚居明的眼睛是完好的,只是他习惯把自己隐在黑暗中,仿佛那是他的全部归宿。
“唷,眼睛不是挺好看的么。”华山在笑,蔚居明垂下眼帘,剑匣已开,五柄利剑散着寒光。“我可以把你刚才的行为理解为挑衅的吧?”蔚居明的语气像裹着冰渣子一样刺骨,他脚尖一点腾跃入空中,三道剑气直逼华山门面,“一言不合就开打?嗯?”长剑虚晃,华山也跃入空中,“你们武当,脾气真是一个赛一个的大哦?”

tbc



谢谢您的阅读v

评论(5)
热度(18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