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人偶线/凝神香事件。华武华

*OOC巨严重
*仇人设定,不是好人设定
*想写打架结果写崩了…我果然是个老人了
*瞎扯,我是个傻子…我流这样的华武
*谨慎观看,接上文。
*华武华1/3,前篇看首页。只要没有开车攻受都不重要。

*差点把楚留香打成橙留香了qwqqq



笑声和剑气推开了蔚居明迎面打来的墨色剑气,华山手腕一颤,打出一阵蔚蓝气波。蔚居明当即又向上跳了一点,脚下突兀出现一只墨色的鹰。“这鹰不错嘛。”华山调笑。蔚居明踩在鹰上一路飞向了华山的龙渊,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,只是这里刚好飞过头了而已。华山御剑跟在了后面,不紧不慢地看着前面那个瘦削的背影在华山的雪山上迷蒙成一片。“道长,再飞就要掉到山下去啦。”

“嗤。”蔚居明不屑地嗤笑了一声,黑色长发飞舞着,他逐渐掌控着玄鹰的速度,降落在龙渊。
常年积雪的地方,总是冷得让人心窝都跟着一起凉透了。一片枯树,闻着满满都是雪的干净的味道。“在这里打吧,也没什么人。”蔚居明道,他一甩拂尘,挥出一道气痕。华山慵懒地抻了个懒腰,漫不经心地做了一揖。

“晚辈华萧,请道长指教。”

“贫道蔚居明,请少侠指教。”

那就,多多指教吧,道长!剑出鞘,华萧拿着剑快步冲了过去,蔚居明随手打出一个八卦阵,一个小轻功又拉开了距离。华萧剑锋一转,腾跃至空中,躲开了蔚居明的一道攻击,他挽了个剑花,凝结内力在剑上,在他身边一圈都被莹蓝的光芒笼罩。蔚居明并没有做出什么多余的表情,只是掐诀往后又退了半尺。他没有料到,华萧的阵并不是在原地开的,但他转念一下,在原地开给敌人看实在是太傻了,笑了笑埋怨了一下自己的大意。

华萧依凭内力冲到了蔚居明的上方,剑雨铺天盖地而来。蔚居明轻轻笑了笑,秀气精致的脸勾出了一个不太熟练的微笑。这未免,也太小看贫道了?脚轻轻点地,蔚居明踩着空气一路飞了上去,虽然还是被刮到了些许,但依旧躲掉了攻击,华萧没趣地收了攻击,反执长剑,踩着不知什么步子冲向了蔚居明。蔚居明退了一步,背已经碰上了身后的山岩。被摆了一道。蔚居明原本沉静的眼睛多了几分不知名的战意,该用心好好打一场了。

三道剑气从蔚居明身边发散而出,一同出现的还有圈环绕着他的剑气。华萧轻盈地跳起,举剑劈下,蔚居明向右划开步伐,散着杀气的剑擦他的脸边而过,甚至吸附了一点头发。剑气卷伤了华萧,华萧舔了舔嘴唇。他是没有蔚居明厉害,但是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地方,一旦内力消耗过多,就会被冻晕,所以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。况且,蔚居明根本没有意识到,他被匡了。

内力在源源不断地被消耗。蔚居明又打出一道剑气,精准的预判直接把华萧定在了原地,剑匣再开,剑气化为无数剑刺向了那个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的华萧。华萧动不了,只能硬抗,但他看到了逐渐煞白的蔚居明的脸。剑阵已过,身体也能动弹了,华萧举剑横扫,打出一道剑气,又快速冲向了蔚居明。

“咳咳咳…”蔚居明却停下了攻击,一阵一阵剧烈地咳嗽听得华萧都感觉喉咙疼。无力的蔚居明根本躲不开那抹华萧用尽全力挥出的剑气。他整个人都被掀飞了出去,蔚居明在雪地上滚了几圈,躺在了雪上,寒冷突破了他内力的暖意。好冷啊…“咳咳咳…”他捂着嘴,鲜血喷洒而出。

华萧停下了冲过去的步伐,将剑收回剑鞘。“咳咳咳…”鲜血在不断地从蔚居明身体中淌出,再这样下去的话…!可华萧没动,冰雪是有灵性的,它可以减缓流血的速度。为什么不上去救呢?华萧抿了抿干涩的唇,大概是他和故人太像了。

太像那个死在万圣阁的小少年了。同样挣扎在死亡边缘,同样一声不吭,只有那双眼睛痛地一颤一颤地。“麻烦死了。早知道…啧。”华萧一把扛起了蔚居明,他有些惊讶地颠了颠肩上的人,太轻了吧?这真的是个男人吗?华萧忍不住看了一眼蔚居明。

蔚居明依旧捂着嘴,血液从指缝中流出,在洁白的道袍上印出一个又一个红色的斑点。蔚居明的双眼已经开始模糊了,说不定是要死了。他想。就是死在仇家太丢脸了,还是在比武的时候。风又大了一点,寒冷席卷了蔚居明的所有思维,他呼出一口气,吹出一片白雾后,闭上双眼昏了过去。

华萧斜睨,看他睡着了才安心地踩着轻功回到自己的房间。他怕蔚居明会记下路,然后告诉他们掌门,然后再聚众闹事。

华萧放下了蔚居明,把他扶到了唯一的一张床上。衣服上全是血迹,肯定是不能穿了,那就脱了吧。换上华山的衣服也方便逃过查房。华萧这么想着,撩开了蔚居明的长发,他解开脖子边上的暗扣,露出脖子的一瞬间,他瞪大了双眼。

这…

他看到,一道华山弟子特有的剑痕,剑伤颇深,甚至透出一股毒气。一股凝神香的味道,从蔚居明身上散发开去。



*谢谢观看!!以及排版有毒

评论(7)
热度(21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