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佩安

*最近突然高产,而且还是正剧流。
*一开车就卡文
*华武华/华山宋漱玉和武当归居安
*文风鬼一样的
*能博得各位一点感情是最好不过的了虽然自己都觉得菜(。
*谨慎观看,OOC剧毒





“啊哈归道长!又见面啦!”宋漱玉叼了根糖葫芦在客栈的屋顶上躺着,“你不冷?”归居安抬头看了一眼,又低下头看着手中新买的杯子。隔着手套还是能感受到这个杯子不是什么好货,归居安皱了皱眉,就是杯中的茶水他还是挺中意的,倒了未免有点可惜。“不冷啊,上面风景好。可好了。”可以看见这个好看的归道长,还可以看见满天星辰。归居安放下茶杯,又轻轻碰了一下身侧的玉佩。
愿你配此玉而得长安。
愿你归武当而能居安。
归居安喝掉最后一口茶,又把杯子随手扔掉。宋漱玉愣了愣,“你就这样扔掉了?”归居安没有反应过来,“嗯?”宋漱玉把糖葫芦拿在手上,指了指碎在地上了杯子。“这个,这个杯子就这么……”
“嗯,扔掉了。”归居安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,没用的东西,不应该扔掉吗?他的眼中有些迷茫,“难道不应该好好留下来吗?杯子什么的,也是铸造者的心血啊。”宋漱玉皱了皱眉,归居安点了点头。“说的也是。但是这个杯子质量实在是太差了啊。”他还是轻轻叹了口气,毕竟原本给他烧制茶杯的人已经不见了啊。

“蔚初,你慢点儿!”
“可是前面有道长啊!还有一位小雪一直崇拜的华山弟子!”跑在前面的男孩子煞有其事道,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,但是看着躺在床上满脸期待的妹妹,他握紧了拳头。就算是假的,他也要去看一看。
“阿文,你看,这个白衣的……”蔚初转过头,没瞧见他的好友阿文,倒是看见一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小姑娘。“哎,你看见阿文了没?”
“阿文,谁呀?你在喊我吗?我叫柳虞,这里是我爹爹开的客栈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小姑娘脆生生的话让蔚初提不起什么防备,他本就是个孩子,看着另一个孩子就会生出些莫须有的好感。“我来看道长和华山弟子!听鲁笙说的。”蔚初笑了笑,又转过头找了找。“那你叫什么哇?”
“蔚初。蔚蓝的蔚,但是读玉哦!”蔚初没看见柳虞的目光在逐渐变沉。灾厄之子。“我知道在哪里哦!跟我来吧。”柳虞拉起蔚初的手,开始往客栈走。“不行不行,我要等阿文的。”蔚初想要挣脱,但是没有成功。“柳虞你要干什么!”
蔚初的儿童特有的尖刺的声音让柳虞皱了皱眉,她转身要捂住蔚初的嘴。“你在干什么。”冰凉的声音让柳虞抖了抖。但她没有放开,而是更加凶狠地往客栈拖着蔚初。归居安上前几步要制止柳虞的行动,宋漱玉却跳到了归居安身前。“人家说不定是姐弟呢?弟弟晚上出来瞎跑,姐姐……”
“闭嘴。你没看见吗,那个孩子的眼睛。”
宋漱玉很想说一句没有,但是他不敢。而且看着归居安眼睛里满满的难以置信,不由也开始质疑自己刚才的行为。“没有…我以为…”
“你还没有经历过这个江湖真正的险恶吧?最亲密的人,往往是最快捅向你的人。”归居安说道,宋漱玉摇了摇头。“道长,你不能以偏概全。起码,起码我的父母,绝对不会。”宋漱玉不知道归居安经历过什么,只好转过身去救那个小男孩。“归道长,晚辈不知道您曾经经历过什么,但是,您那份修道的心,都堕入黑暗了啊。”
“也许你说得对。”归居安那双冷漠的眼睛看着宋漱玉的背影,他摩挲了一下手指。“蔚初,这个世界上只会有一个蔚初。因为,他是灾厄之子。”归居安跳到了客栈的屋顶,开始寻找起了蔚初和那个女孩子。

*感谢观看!

评论(1)
热度(14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