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佩安

*文笔捉急,特别菜,丢人
*华武华/华山宋漱玉,武当归居安
*我又不知道在写什么了。凝神香事件的前篇,过去的仇怨和永恒的蔚初
*OOC
*未完别打我






佩安
归居安捧着茶杯坐在芳菲林中,白马在他身边静悄悄地,连那花瓣飘落的速度,似乎都慢了。他好像停住了时间,每一个动作都在时光里刻下了一点不轻不重的痕迹。“哎…!别打别打!”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归居安头顶的树上掠过,“该死的宋漱玉!”归居安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挑了挑眉。这不是华山的,如今正热的小师弟么,据说是一表人才,面如冠玉,风流倜傥。但看现在这个状况,归居安又喝了口茶。“江湖传闻,果真与真实相差甚多。”
不知蔡师兄会被说成什么样呢。当年他不过是稚嫩童子,就算是顶喜欢那个蔡师兄,也跟不得,走不得。
哎。归居安只能默默探口气,抚了抚衣服上挂着的,一块翠绿的玉佩。
“哟小道长!”一张放大的脸突然凑近了归居安,原本以为归居安会往后一缩的宋漱玉不太满意地撇了撇嘴,“别这么冷漠啊小道长!这人间这么好玩儿,别憋着嘛。”归居安静静看着宋漱玉,清清冷冷道:“贫道,痴长你十几岁。”
哦…谁叫你长了一张这么嫩的脸啊?况且,宋漱玉往后退了几步,看着这个安静喝茶的人。“你真的…已经而立了?”宋漱玉难以置信地吸了口气,这人怎么长得这么嫩哦?还是自己长得太快了?宋漱玉摸了摸脸,又凑近看了一眼归居安。依旧是难以置信的表情。“大概是修道之人,清心寡欲,没有尘世那么多烦恼吧。”归居安看了一眼宋漱玉,不咸不淡地吐出的话直直刺到了宋漱玉的心口。
“虽然是仇家,但是我们没仇吧?啊?至于这么讽刺我吗?”宋漱玉不过刚束发,还是一身少年心性。叫叫嚷嚷的样子不由让归居安想到了门派那几个小辈,也是这样,连门派的玉碎了,也不在乎的又去买了一块。
他们不会知道这块玉,到底锁了什么。时间过得太快了,即使是那时候在场的归居安也悄悄遗忘了不少。
唯一记得的,就是一双清澈的绝望的眼睛。那个人还在喊着……
喊着,蔚初。
“道长?道长?”宋漱玉放大的脸再一次在眼前出现,“何事。”归居安垂下眼帘,呼吸略微开始紊乱。仅仅是想起了那个名字就已经方寸大乱,真是……
“晚辈不才,求一问道长的尊名。”一板一眼的作揖,归居安终于舍得放下手中的茶杯了。“贫道,归居安。”居安,武当的掌门和师兄,一定也很喜欢他吧。宋漱玉笑着,“晚辈华山弟子宋漱玉,人称宋拦,取自口无遮拦的拦。”
漱玉。归居安看着眼前手执长剑的翩翩少年,白衣似雪,墨发飞舞,在这芳菲林里也是如诗如画的样子。尤其是笑着的时候,眼睛都眯了起来,和月牙一样。归居安轻轻嗯了一声,深色的眼睛淡淡地看着宋漱玉。“那么归道长,晚辈估摸着那些个寻仇的要来了,就先行一步啦!”没来得及听到归居安的回答,宋漱玉就御剑离开,仅仅留下浅蓝色弧线,让归居安怅然失措。
他曾经和师兄去过华山,是为了送信参加华山论剑的。那个时候,有个还梳着总角的孩子怯生生得躲在一个女弟子的身后,当时有好多人认为他们是来讨债的,差点被轰出去。
归居安记得很清楚,师兄温温柔柔地在辩解着,可是他的声音太轻了,那些人根本听不见,原本就有点交流困难的师兄更是焦急,怕辱没了师门,但是无论怎么提高声音,都盖不过。他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,当即站了出来说明了来历。但是师兄的交流因此变得越来越吃力,最后沉迷修炼,入了无情道后,竟是再也没见过了。归居安从此心里就跟扎了根刺一样,想起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师兄就会下意识想起了那个时候,也许仇这种东西,就是这么轻易地就结下了吧。
归居安扯了扯身边白马的缰绳,翻身坐了上去。茶杯随手丢弃,碎掉的声音根本击不起归居安心中一点波浪。掌门曾经说过无情道的修炼方法,他没怎么仔细听。现在想想,大概是如何让人忘却的一种方式吧。无情的人,曾经一定是一个最为多情的。

tbc






感谢观看!!以及自我嫌弃(。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