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逆花吐症

*自割腿肉,柴难吃
*帮派任务还没做委屈
*2.3随缘
*感谢观看
*注意注意!!!OOC!!!!!!!





蔡邱   逆花吐症和花吐症
雏菊  埋在心底的爱
0.
不知道什么时候,邱居新看到蔡居诚,心脏会抽痛。
不是那说不清的所谓同情,而是要窒息的,死亡的感觉。
每一次看到那个人出现,即便是冷着脸,也都是疼得无法呼吸。邱居新又不舍得别开头,只能无声的看着他的背影,悄然离开了视线。

1.
邱居新睁开眼,窗外还是一片灰暗。他轻轻歪了歪头,枕边果不其然躺了一朵花。每日清晨,都会出现在枕边的雏菊。带着微不可闻的香气,和自己身上的血腥气打扰了原本就不深的睡眠。好像是上个月开始,枕边就是一朵一朵的白色雏菊。
山下的人常说雏菊是延命菊,香气清幽。邱居新看着那朵有了红血丝的花,心下叹道明明是催命花。自己的身体自己最了解不过,尤其是内力深厚的武当。有弟子说,以后等到不行了就开个算命馆子,估计来的人也不少,还能打个武当的名声。
邱居新将花握入手心,用内力直接碾为粉末。无所谓了…
和往常一样,他也是一席黑袍,背着剑匣,在玉虚宫前的小路上慢慢走过,沿路走过,沿路打着招呼。邱居新淡淡地看着那些师弟们瑟瑟发抖的样子,想着唯二不会胆怯他的冷脸的,只有萧掌门和……
蔡居诚。
心脏骤缩,剧痛像是线一样盘绕在血管,一点一点收紧。
“师兄。”邱居新抬眼,看见了那个穿着同尘袍的贵客。“嗯。”那个师弟不知道在吐槽什么,眉毛都皱了起来。邱居新没法说什么,任他度量自己。“师兄那个,课业在哪里接?”贵客挠了挠头发,略有不好意思。邱居新点了点头,“黄乐师弟那里。”剧痛飘散了一点,他轻轻放缓了呼吸,不愿吓到眼前的人。
“多谢邱师兄!”那人弯腰作揖,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离开了邱居新的视线。他的目光,很可怕?邱居新想去问问,但是他又说不出口。让别人评价自己,是太高看自己了吧。邱居新看了看手心没散去的烟尘,微缕雏菊的味道还在指尖缠绕。这种香味,就像是刻在骨子里,永远无法消去。
“邱师兄?”
“师兄?”
“嗯。”邱居新又看到了那个贵客,同尘袍上还挂着点点汗渍,想必是刚才跑太急了。“黄乐师兄在哪里啊……?”贵客看着邱居新冷然的表情,吓得一抖。萧居棠师兄果然没说错,被邱师兄看着,是要多添几件衣服,不然还以为自己身处华山,冷的都要扣血了。
“日晷,东南面。”邱居新轻轻向黄乐的方向看了看,贵客马上心领神会,又一次作揖离开。这一次,贵客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表情,而是有些感慨。邱师兄居然这么可爱的吗??为什么我同门没有感受到呢!
邱居新淡淡瞥了一眼,默不作声地又离开了。没什么事情可以干,能够干。毕竟……风卷开了竹浪,卷着他的衣袖,送去了远方。
他轻轻碰了碰心脏,不疼。不去想,看不见,这块柔软的地方就会坚如磐石。但是他啊,好希望小时候能哼哼唧唧地说一句,师兄。
师兄啊……
他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心中所想,悄悄去了点香阁。刚巧,蔡居诚就在楼下,据说是梁妈妈把他喊出来晒晒太阳,不然要臭掉了什么的。邱居新躲在树上,看着那个依旧穿着武当校服的蔡居诚的背影,心脏痛得几近让人昏厥。这是死亡的感觉吗?邱居新喘了几口气,快速踩着轻功离开了。
蔡居诚感受到了邱居新的气味,没有回头,甚至没有一点要给邱居新的表情,依旧是板着脸,目光阴沉。

评论(5)
热度(78)
  1. ZzZzZzZzED、高三闭关备考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