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梦境/OOC慎入

*点文写完啦 @萨麦尔 !!1500+有点短抱歉呀w

*不会用电脑系列x4

*又是梦,我怀疑接下来要写梦////遗了啧

*BGM放下面啦xx

*感谢观看






BGM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LEMON 米津玄师

蔡邱

成年蔡穿越时空陪幼年邱玩耍

群里妹子点的!

 

 

蔡居诚躺在点香阁雕花的床上,眼前满满全是艳红色的幔帐,还带着些西域的熏香味,他翻了个身,侧脸压在锦被上。他突然感觉这种变相囚禁好生无趣,每天都会有形形色色的人与他饮酒、聊天,也有无数人被他拒之门外却甘之如殆,依旧讨好着要进来见他一面。

无趣,无趣。

 

“师兄?师兄?”稚子的声音像是棒槌一样把蔡居诚打醒了。这个耳熟的声音……妈///的邱居新?小时候?蔡居诚定了定神,扯着他衣袍的小孩不是邱居新还是谁?他蹲下身,看着清澈明亮的眸子,只能干巴巴地说一句:“师弟怎么了?”

小孩儿眨了眨眼,看着蔡居诚就是不张口。蔡居诚一愣,他想起来小时候的邱居新也是一棍子下去哼都不哼一声的主,他只好摸了摸邱居新的头发,把略有歪斜的发冠摆正。“要去哪儿玩?师兄陪你。”

玩?蔡居诚太看得起这个冷冷清清的师弟了。他只是睡迷糊了不认识路了而已,但是能讨到师兄一个玩的承诺,这赚大发了,邱居新识趣的没有说出真相,只是瞪大着眼睛看着蔡居诚。蔡居诚怎么会知道这个师弟还有这么点小心机呢?

玩,那就玩。去哪玩呢?

蔡居诚想了想,武当都玩腻了,不如带着师弟去江南跑一圈,看看风景。而且去江南品茗也不错,长大后的邱居新不是挺喜欢喝茶的么。蔡居诚看着邱居新道:“师弟且在这里等等,师兄向掌门和师父禀告后再带你出去。”邱居新点了点头,看着蔡居诚走远。

他就在这里乖乖地等着。他相信师兄会回来的。

 

“对不起师兄来晚了。”蔡居诚看着站在树下安静等待的邱居新,不太好意思地咳了一声,然后当机立断道了歉。“哪儿…去哪儿?”邱居新还是童声却已经开始掩去感情,那年他拜入武当,想修的大概就是无情道了吧。“江南。”

细雨朦胧地打在水上,江南温婉的气候让蔡居诚也不由舒了口气。满目苍翠欲滴,童稚的嬉戏和叮咚雨声勾勒了一个与平常不一样的江南。两人牵着手去了严州城边的茶馆,沿途商贩的叫卖在这雨天也不曾少下一分。

“少侠不买串糖葫芦吗?又酸又甜,小孩子可喜欢了。”一个人捧着一扎糖葫芦路过,看着邱居新乖巧伶俐的样子,忍不住和蔡居诚搭了话。蔡居诚看了一眼邱居新,想也没想就买了一串,买完后才想起邱居新似乎不太喜欢吃甜的。他把糖葫芦递了过去,摸了摸鼻子,别开了眼。邱居新撕开糖纸咬了一个山楂下来,举起剩余的糖葫芦看着蔡居诚:“师兄,吃。”看着师弟的邀请,蔡居诚蹲下身,摸了摸邱居新的头。“这是师兄买给你吃的,吃吧。”

邱居新没敢说这山楂酸倒牙,只好点了点头,继续啃了起来。他知道蔡居诚喜欢吃糖葫芦,去年庙会他买过,邱居新一直记着。

 

“嚯,可不是嘛。据说这武当啊……”茶馆里不乏喜欢八卦的小市民,随随便便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能说上半个时辰,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邱居新捧着茶盏和蔡居诚坐在窗边。“师兄…华山?”刚才那些人有讨论过华山和武当不得不说的二三事。蔡居诚哼了一声,“小孩子还是别知道那么多的好。虽然现在仇淡了不少,但是我们和华山依旧是势不两立的阶段知道吗?你就安心玩吧。长大了就懂了。”邱居新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,茶盏里的清茶苦的发涩,但是意外称心。

长大了就会懂什么?你一辈子也不会懂我喜欢你这件事情。蔡居诚撇了撇嘴,看着捧茶盏的邱居新心情不错地拍了拍他的头。

 

江南的雨缠绵着,小小的荷叶伞撑起了属于两个人的心思。蔡居诚抱着邱居新,白色道袍染了泥泞,袖口被打湿。邱居新的头发挂着晶莹的水珠,一双眼睛看着撑着伞的手,听着不大的雨声。岁月静好不过如此了吧。

祈求上苍,让时间暂停在这个时候。不会有任何纷争,也不会再有任何口角,各怀着纯洁的喜欢,就好像池塘里被洗净的荷花,悄悄开放着。却连香味都闻不到。

 

“蔡居诚?蔡居诚!”

光打在身上,眼睛不适地睁开了一点。天亮了。梁妈妈的声音还在下面久久回荡,蔡居诚打了个呵欠,起身去洗漱了。走的时候看了一眼床上整洁的被子,还真是一点痕迹也没有。看来是最近武当的弟子太多了才梦见了这个荒谬的场景,下次就不让他们进来好了。

 

其实这个梦也不错。


评论
热度(39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