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Stay

伪白

 

第一次摸真人的鱼...好怕QAQ

戒了BL近三个月,再拿出来有点惆怅。

请勿上升到真人

请勿上升到真人

请勿上升到真人

 

请勿将本文当真!

大量OOC注意

 

Stay

 

旅行者和猫

 

永远是这样

风后面还是风

天空上面还是天空

道路前面还是道路

——海子

 

匆匆人海淹没了那只白色的猫。

他路过形形色色的人,不为任何人倾倒。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过去,没有未来,他被时间留了下来。

和平常一样,他走在大马路上,洁白的毛发被太阳晒得松软。与平常不一样的是,路上多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。那个男人似乎看见了他,拿着东西走到了他的身边。

他从不害怕人类。

“猫?”出乎意料,他被男人抓着后颈提了起来,那男人还叼着一根烟,呛人的气味让猫忍不住喵喵叫唤。但是猫并没有挣扎。“正好我也缺了一个旅伴。”男人把猫放在地上,他认真地看着白猫,伸出了右手。“愿意和我一起去旅行吗?”

猫是通灵性的动物。他抬起头,那双蔚蓝的眼睛看了一眼男人。良久,他把右爪按了上去。

 

路这么长,人类,你真的愿意和我一起旅行吗?

 

“我是个旅行家。”那个男人抱起白猫,“白。这个名字你喜欢吗?”白?他扭头看了看自己的白色皮毛,摇了摇尾巴并没有拒绝。白乖乖地躺在男人怀里,尾巴缠在男人的手腕上。身边的微风轻柔地撩动着他的白毛,白颤了颤胡须,蹭了蹭男人的胸膛,舒服地呼噜着。

阳光就这样为他盖了一层温暖的光芒,男人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“如果你是人的话,那该多好。”

那该多好。

“!快看!是虚伪!”一个女孩子指着男人惊叫道。汪蓝的天空下被一句惊呼打破宁静。人群暴动,都挤着想去目睹这位大旅行家。

虚伪轻轻咳了一声,揣着猫就跑了。穷追不舍的人们紧紧追随着他,就像是追逐着太阳的夸父。虚伪仗着腿长跑得很快,不出一会就把人甩掉了。太阳热烈的光芒晒得人燥热不已,刚刚快速奔跑后,他身上还带着暂时无法消除的喘息声。汗水滴在猫的身上濡湿了他的毛发,白似乎因此生气了。

他非常用力地拍了虚伪的手臂,然后轻巧地跳落在地上。白毛飘过虚伪的手带起了一股痒意。虚伪愣了愣,蹲下身摸了摸猫的头。

白舔了舔男人的手指。

 

不会拒绝别人的人啊。或许可以说...魔人?

 

天蓝得沉醉。虚伪背着包,白在他的脚边慢慢地踱着步子。虚伪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怎么了?不愿意自己走吗?”虚伪眼里,他的猫主子高傲地抬起头,那双比天空还清澈的眼睛微微眯起。“那就由我来给白代步咯?”

宽大的手揽起了猫。毛茸茸的肚子手感非常好,虚伪忍不住多摸了几下。白挣扎了一下,猫的本性被牵扯出来后,只能软软乎乎地呼噜着。猫是懒怠的,男人就忍不住蹭了蹭白软软的毛。

“喵呜…”带了点尾音的奶音,萌得虚伪心都要化了。白很少才会这么黏他,所以这声喵呜有点像是福利。虚伪把猫抱在怀中,背后鼓鼓囊囊的行囊里藏着沉甸甸的一切。远处的路渺远,一人一猫一行囊,在天底下行走着。

路通向了远方无尽的天下。他们走着,路在行进,人亦在行进。云晃晃悠悠地遮住了太阳的光线,光芒从云层中悄悄溜了出来,灿灿的余光仿佛是圣光的笼罩。就是在样的温暖的情况下,独自旅行。

“白。我们可能要找不到落脚点了。”苦笑声让白抽了抽耳朵,他碧色的眼睛轻蔑地看着虚伪垂头丧气的样子。“喵。”白痴。

既然同意和你出去旅行,我便从不担心露宿街头。从前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挣扎的日子也过去了,现在多一个人,又有什么区别呢。

白安慰似的舔了舔男人的手指。虚伪揉了揉白的头。

“幸好还有你。”男人说,墨色的眼睛望着逐渐漆黑的天际。叹息。

 

他们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国家,一个又一个地区。在不同的地方留下照片,在照片上留下相同的笑脸。行囊不曾变过,那只猫也不曾变过。就连天也是蓝得透彻,和白的眼睛一样,像是水一样漫进心中。

虚伪想着,就是这样走下去一辈子也好。

也好。他紧紧抱着猫,猫靠在他的肩膀处,软软的。

白看着虚伪那双眼睛中满满只有他,他忍不住凑到男人的嘴角边轻轻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吻。他是猫,他不该拥有这些属于人的感情。但是他确实,很喜欢这个男人。

回见吧。我希望等我再次遇见你的时候,你还能认出我。白软软乎乎的哼唧着,眼睛闪烁了些许光芒。

 

是的,永远不会有谁会被留下。

 

就是这样,巡游过世界的旅行家最后不再出名,因为他的摄像中失去了生气。就连他自己,也难以再展开笑颜。时光悄悄在他的心上刻下了无法磨灭的伤痕。

而他的猫,在最一次旅行中,失踪。

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


end

感谢观看




----------------

后续

虚伪在喂养流浪猫的时候,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。

“好久不见啊,还记得我吗?”那个男人说。

评论(20)
热度(89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