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奕明/夏夜

*给豆脑丝的生贺!

*本来想卡12点的结果睡着了还睡过头了对不起QAQ

*豆脑丝生日快乐! @⭐️深海盐荒🌙 




前提是:裴擒虎提出找个地儿让他们谈情说爱?大概是这样的。

 

自懵懂地明白师父这个词的含义的那一刻,弈星便知道明世隐是他一生最重要的存在。

 

夏夜的星空总是繁星点点,星儿抹了月亮的光芒,却又不暗,看着璀璨得很。

宽广的天底间,一个少年伫立在星空下,他抬着头,那双漂亮眼眸望着遥远的天空,看着是欣喜的模样却不知怎的,眼底闪过了一丝落寞。风撩起他的头发缱绻着不走,少年抬手勾起一缕发到耳后,任凭衣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。他叹,他的脉脉情爱就像这阵清风,缓缓地攀上了心上人。

良久,少年才低下头缓缓坐了下来,浅色的衣服压倒了茸茸的青草。

他抖了抖袖子,一张棋盘便幻化而出。黑子和白子点缀在棋盘之上,似琴弦撩动他的心绪。这是他和老师下的棋。

看到这盘棋他便忍不住勾起一抹笑,那抹笑容似天上的星辰,虽不耀眼但是却好看得紧。正好风又起,卷动了宽大的袖子,袖口悄悄探出的冷香不巧就随风飘散在空气里。这恰似天降仙人,却无人欣赏。

“弈星,你怎么在这儿?”正巧女声搅了安静的风声。

少年抬头,不出意外在身前瞧见了一把伞。他轻笑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师父呢?”公孙离早知道弈星满心眼儿里都是他师父,掩着嘴咯咯地笑了。“明世隐不是去寻你了吗?你躲在这儿让他怎么寻?”这种时候,她还是喜欢裴擒虎的傻样儿,哪像这对师徒,找个人还这么累!

弈星哑然,他本以为这旷然天地下,渺渺无垠的草地在这里是好寻得很的,现听公孙离这么一说,又恍然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。他应该在原地等待他师父的罢!正懊恼着,却被一声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思绪。

“阿离,你又在说什么话。”

啊——弈星欣喜地回头,果然,不远处的树边站着朝思暮想的师父。树下的人一手撑着树,看着公孙离挑了挑眉。公孙离转了转眼,就看着明世隐不说话,被看着的明世隐也不主动开口,他们就这样耗着。男人的长发被吹起了些许,他拿着扇子偏过头,温柔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弈星。在那一瞬,弈星心中一颤,觉得自己满腔的爱意似乎有了抒发的一刻。“师父!”他惊喜道。

明世隐收了对公孙离的些许责备之意,他放下了撑着树的手,目光越过公孙离,抿着唇向弈星笑着点了点头,他向少年招了招手,弈星不曾犹豫立刻起身,随手一拂袖收了棋盘,匆匆地走到了男人身边。少年站在明世隐身边,看着乖巧无比,缓缓抬头,望着明世隐,璀璨的眼里是说不出的深情。

“徒儿。”明世隐轻轻揉了揉弈星的头发,柔软的触感让明世隐心情好了很多。

“师父,你找到我了。”弈星轻唤,眼里柔情似水。明世隐的体温顺着手传递到了弈星心中,仿佛再度捧热了心中的那团快要窜出的火焰。

弈星想着,乖顺地低着头,轻轻掩了掩嘴角的笑意。看吧,不管他在哪里,师父终会找到他的。公孙离抬手半掩着唇,一双美眸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对师徒。夏夜的风又卷着她的手臂而过,感触微凉,略不像是夏日的温度,却又刚好沁入心脾。“那我也不打扰你们了。”公孙离思量着,还是道了句再见。她打开了手上的那把伞,伞柄随意搁在肩上,回眸一笑,白白的兔耳随风颤了颤,她看着风吹到了明世隐和弈星之间,听着衣服猎猎作响,不由又是一笑,轻巧地跃入空中,不见了踪迹。

“阿离是个聪明人。”

“师父你又是如何寻到这个地方的?”

弈星叹了一句,又不由问了个很傻的问题。等问完了,他才恍然心想这怕听了公孙离的话而着了魔,竟是问了个小孩儿的问题。弈星心下一怯,微微看了一眼明世隐,生怕师父会因他的问题而有些看轻了他,但明世隐并没有。“阿离和裴擒虎都能想到的地方,我为何想不到?”明世隐这么一说,弈星听得有些耳红,这么想着也是。他张了张口,又不知说些什么,只好任一切归于宁静。风起,树影婆娑。

夏日的夜晚并不是十分明亮,二人在树下,影子交织着,随风摇曳在草地上。树叶摩擦起声,师徒二人互相倾听着对方的呼吸声,弈星脸一红,心道不好,一只手慢慢附上心脏,不觉间,心跳也快了起来。与其耗着,不如....

弈星舔了舔唇,问道。

 

“倘若我不在这儿,师父又要去哪里寻我呢?”

“我心里罢。”


评论(4)
热度(27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