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一寸光/亮瑜

 @酩歧 生日快乐!

祝栗砸太太天天开心ww



Bgm:梨花凉-纳兰脑丝的摩柯版!


一寸光

OOC慎入


外出寻药诸葛亮x在家等待的周瑜

发现改个名字哪对cp都能套了我特么....栗子原谅我!!


“下雨了!”船夫顶起斗笠,看着渡口上的人喊道。“一会就有雾了,快回吧!今儿不渡人了!”

男人一怔,旋即扯了扯领口,把自己裹紧了一些。

雨飘落的那一瞬,一双素手撑起一顶汪蓝的油纸伞,雨丝恰顺着伞面落入水中,点起涟漪随着水面圈圈扩散。江南的雨也是柔和的,不远处的树叶被雨洗得发亮,清风卷着雨打湿了他的衣袖,他也不在意,只是站在渡口,目光柔和地看着渺渺远方。

望着望着,男人吟起了诗,他似乎在担心什么,秀气的眉头微锁,一双眼里满满都是怀念。目光所及之处,水汽在湖面上凝结成雾,遮住了他眺望远方的目光。他叹,是看不到牵挂之人回来的路了。身后的长发被风吹起,被雨润湿,随后坠落,濡湿了锦衣。

“嗳,公子,今日起雾了,怕是没有出船的人家了,您还是回罢。”一个摆渡翁撑着拐杖走到了男人身边,他看着男人脸色惨白,以为他要出门求药,便好声好气地劝着。可那晓得这男人压根不理会他,依旧眷恋地看着水上。

“公子?”

“我等人...”良久,他才喃喃道。老人听了,才细细瞧着男人的脸,最后摇了摇头离开了。痴人可劝不动啊。

在这江南,每日都有痴情人在渡口遥遥望着归人,从梨花落等到梨花开,从清丽小娘子等到雪染双鬓。只不过那些痴情人都是女子,现在这痴情男子实为少见。但...

怕又是要等到花凉罢。

雨似乎大了一些,朦胧的气息遮住了他的视线。男人一愣,抬手一抓,却什么也没有。

“公子。”小厮模样的人对着男人作揖,男人不理会,眼里满满都是远处的水和天。“公子,你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呀。”小厮着急,却又劝不动。他家公子出了名的犟脾气,心底下认定的事情,就算死也要完成,可身体又不是很好,可急死旁人了。小厮转了转眼,灵机一动“说不定家中有诸葛先生的信呢?公子,我们回吧。”男人听到诸葛便转了转身子,他轻轻咳了两声,点了点头,才让小厮备马回府。“最怕他回来的时候...他没看见我啊。”他道。可没人听见。

雨小了一些,夹杂着雪花,这便冷得男人一抖。拿着伞的手都有些颤颤的。

男人捂着嘴又咳了一会。他这副身体入了冬就会受不了寒冷,诸葛亮这才连夜渡船出门去为他寻找方子来治。然,这一去,就是三四天。偌大的府里,除了他就只有一些婢女小厮,空旷得让人汗毛倒竖。

小厮拿着白色大氅披到了男人身上。马车就在不远处,他回眸看了一眼渡口,终于上了车。


“哪有什么信,你在哄我罢。”

“奴才不敢!”小厮的模样看不真切。男人恍然,笑了。

“你还记得孔明怎么出去的吗?”男人道,一双眼睛弯了弯。


到了府中,一片惨白。正如他所说的,整个府里都是那么的空荡。明明有很多人,却缺了生气,各个似行尸走肉般活在世上。连笑意都没有,男人感觉心慌。

下了马车,一众丫头都没有来迎。男人摆了摆手,让身边的小厮下去,一个人打着伞慢慢踱步到大厅,收了伞坐在主位,抬头望着门外雨丝飘落,手边还有一盏茶。雨打湿了门外的白色丧纸,他一瞬以为是梨花落了。丧纸黏在地上,皱巴巴的,跟着他的心一样。

雨不大,淅淅沥沥的,它打在一边的树上,打在了砖瓦上,打在了地上,敲击出了不同的声音,却是一样的苦涩。男人闭上眼,靠在椅背上,竟睡了过去。

没有人去打扰他睡觉,

能打扰他睡觉的,不在他身边。


梦里的江南是一片明媚。江南特有的白墙黑瓦上长着青苔,少年样子的他扶着墙,从自家朱红的门边探出头,那双好看的眼睛偷偷瞧着邻家的少年。门边的梨花开着,偶尔飘落的花瓣似雪般,好看得紧。他鼓着嘴转了转眼,记得邻家是姓诸葛的,长子名瑾比他长了几岁,次子名亮比他小了几岁。诸葛家还有一株红杏,开花时朵朵娇艳得不行。可惜他家只有白色的梨花。他最喜欢诸葛亮的眼睛。

因为诸葛亮的眼睛特别好看,仿佛是包括万物的大海一样深邃。

儿时的那一眼,让他一生都忘不了。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吧。男人想,终于不再留恋这尘世。


一把剪刀把那段美好剪了下来,珍藏在他的心底。仿佛一寸光,照亮了他的生命。他明白了。


“公瑾?公瑾?”

“别睡啦。”

“忘川河到了,你喜欢的人找到了没?”

“找到了。”

“他一直在我心里。”


评论(4)
热度(20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