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逆反花吐症和开花x/蔡邱

*菇皇子瑜填坑啦!!

*吃我毒蘑菇!

*人物重度OOC慎入!

*前文戳头像个人产出整理!


3.

本就不应该拥有的。

蔡居诚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一只手捂住喉咙,另一只手手抑制不住想要去挠着脆弱的喉管。

好痒,好痛。诡异的感觉在喉口蔓延,明明嘴里的唾液还能正常吞咽却丝毫没有解决的办法。他记得,武当山上的典籍也没有记录这个病症,未知的恐慌逐渐攀上心脏。

自上次邱居新一吻离开后,蔡居诚的花吐症在一个月内着实减轻了很多,甚至没有咳嗽地欲望了,简直就像是正常人一样。但是蔡居诚知道自己并不是正常人,自己是最了解自己不过了,喉咙的瘙痒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里破开而出——会是什么呢?

蔡居诚抓心挠肺也想不出,会是花。那朵催命的雏菊。

无疑,邱居新耗费生命的亲吻并没有让蔡居诚的身体彻底好转,反而从另外一个不可知的方向发展了。而邱居新也因为违抗身体的指令而被迫消耗了至少一半的生命,来维持现在的’生龙活虎’。太过不该,邱居新想,但是为了他,没什么不该的。

都是应该的。

因为是应该的,所以才会支撑已经快要支持不住的身体去救沉沦花吐症中的蔡居诚;因为是应该的,所以才会耗费自己的一切来帮助别人。

为什么是应该的?

因为是爱啊。

 

死亡的气息就在邱居新的身边萦绕着,他躲在繁枝茂叶后面,那双清澈的黑色眼眸死气沉沉。没有人发现得了他,也没有人发现不了他。特殊的武当弟子的着装和俊美的模样都让人侧目,身后的剑匣就像是标榜,明明没有名字,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邱居新。

他只能是邱居新。

蔡居诚还是在点香阁风生水起,只是鲜少说话。即便是不说话,喉咙的痒意也压制不下,一天接客的劳累疲乏筋骨,蔡居诚躺在床上,如是想到。“师兄...”

“邱居新,你又来作甚?”蔡居诚冷哼,话里带刺。

邱居新听蔡居诚说话声音喑哑,不由有些担心,但却明明白白地压在了心底,一句话不说。

“只是,来聊聊。”他也不现身,躲在暗处偷偷听着,连瞧一下也不敢。邱居新的心脏太过脆弱了,一旦再度与蔡居诚接近,等待他的只剩下了死亡。

“有何可聊?”蔡居诚不想说话,说久了就想喝水缓解喉咙的不适,但是又缓解不了,更想把喉咙割了换一个了。他有些烦躁地坐起身,没好气道“聊什么,快说。”

“倘若我有一天死了...”

“你会死?”

“嗯。”

蔡居诚一怔,旋即挑眉。“你可不能死。”死了我喜欢谁去啊?他说不出来这种话,只能憋着。又想邱居新这小子不会无缘无故提死不死,毕竟邱居新算是修了半个无情道了,无欲无求,又怎会无端死去?

“你要去干什么?”

“什么也不会去。”邱居新努力压制着喘息的声音,心脏的跳动过于快了,他有点喘不上气。“师兄我先走了。”

先走了?去哪儿?

蔡居诚刚想说话,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。他们早就不是师兄弟了,只是自己对他拥有非分之想罢了。这样想着,蔡居诚苦笑,他又倒回床上。闭了眼,终究不再去想那个心心念念的人。

 

死亡是来的悄无声息的。

邱居新跪倒在地上,右手攥住心口的衣物,咬着牙努力呼吸着。徒劳。每日会去点香阁偷瞧蔡居诚的习惯终于要消失了,他这么想,呼出了最后一口气。

 

蔡居诚捂住喉咙,一朵雏菊从喉咙里冉冉开放,洁白的花瓣蘸着血丝,清幽的花香沁人心脾。他想去折断这朵花,却力竭地垂下了手。男人眯着眼,混沌中瞧见了一个人影,似乎在等他,那人是个孩童模样,浑身散发着寒意。很眼熟,蔡居诚想着,感觉嘴中的雏菊又拔高了一些。

是邱居新啊。

END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