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脑即使会出错,但是血脉不会错。——中岛敦

同人性格OOC意会就好。
原耽无cp没剧情懂就好。

头像:lof太太离城的墓地花园

——
什么都不好,只有这副打游戏的肝金刚不坏。
脑残被厨,切国我婚刀。对实装本科抱有极差的印象。

关于

扶桑/中短篇。

cp杂乱就不打tag了怕被打_(:з」
前篇戳头像,应该比较前面了,是序章和cp详情和私设。
结局比较开放,算起来是BE吧哈哈哈哈哈x
重度ooc,算命人超级厉害的喔(๑Ő௰Ő๑)





1.
“龙凤呈祥,此乃吉兆。”这是民间津津乐道之言。
他翻了翻手上的书,叹息。蓝色羽毛扇轻摇:“小友今日乃吉兆,何苦还如此忧愁?”“我怕是信不过你。”站在他对面的男子白发飞扬,他的声音深沉却透着疲惫。“命道如此。”算命人笑道。“我只是一枚算命人,天机无法看透,”他顿了顿,眉毛舒展,意味深长。
“看在你如此不信的份上,我告诉你,你命中怕有一死劫。”
白发男子瞪大双眼,“你给我说清楚——” 算命人摇了摇扇子,转身慢慢走了。仅丢下了一句“不可想太多。”
这怎么不会想太多?!算个命被告知命有死劫,任谁心情都不会好吧!何况……白发男子无可奈何,算命人早已走得没了影子。“嚯。小爷我还不信我这命中会有什么死劫。凤从不会死。”他傲然一笑,转身离开。
算命人并未走远,他倚在墙根上,悠然地摇着扇子。“天机不可泄露嘛…看你以后这么惨得份上我才警告你的。”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斗笠,带上后飘飘悠悠离开了。
算命人从前并不是干这个活的,他以前是个种地的,后来魔种从扶桑树下醒来,毁了他的农田,他才无奈干起了这个卖力不讨好的活。
“先生,您可要卜上一卦?”他露出斗笠下的一双蓝眼,“放心,不收您的钱。只需赏口吃食便好。”
“可以。”被他拦下的是一个红发少年。“我是朱雀。信一直唤我为赵云。”
朱…雀!!算命人右手握紧,随后又深呼一口气,放松身体。“你…切要离那些个魔种远些。”赵云面色清秀,眉眼温润。“你命有贵人,但且记得…”
“你不可以忘了你的职责。”算命人说罢,转身就走。他将斗笠按下,遮住了眼睛。
“诶!我还没有……”赵云匆忙想拦,但算命人却却快速逃离。“这算我白全给你的,你好生体会吧。”
“这怎么行?!”赵云刚想化形去追,另一个红发男人就出现了在他身后,“怎么了?”男人问。
“刚刚有一个算命的,他给我算了命,我应给他吃食,但他走了。”赵云转过头,苦恼地皱着眉。“莫要理那人,只是一个神棍而已。”男人揉了揉赵云的头发。“命在己而非在天。”
“嗯。信。”赵云抱住韩信,“我饿了。”韩信又揉了揉赵云的红发,牵起他的手向远方走去。
算命人躲在百步外的墙边。手上缠着赵云的红发,他有些惘然。
“朱雀…你回来了。真好。”算命人笑了笑,转身迈步去了。“今个儿也算是走了好运。凤凰,朱雀均被我遇上了。”
“罢了。”算命人摸出一本书,他将书打开,就这么一边走一边看着书,晃悠悠地。

“你居然敢犯入神树境内!”算命人不知什么时候走进了所谓禁地。被结界封印的地方透着阵阵龙吟,白龙守护着这棵神树。
“哟,你不就是那个说我命有死劫的人么。”这是先前的白发男子。
算命人有些差异地眨了眨眼。“龙凤呈祥。”他放下书,抬高了斗笠。两个白色身影双双入了他的眼。“白龙韩信,凤凰李白。”
“怎么?又要算命了?神棍。”李白目光冷然。算命人摇了摇头,晃着不知从哪儿变出的扇子。“算命仅在于我,算了,听不听在于你。”他笑。“神树固然是好的。”
“但它也是致命的。”算命人转身想走,韩信挡住了他的去路。“说清楚。你到底要干什么。”龙吟声一阵比一阵低沉。
“你。最终会失去一切。”算命人无奈地叹了口气。“放…”
“你活得不耐烦了?!”长枪抵在算命人喉间,可韩信却不敢有下一步动作——一根蓝线已经悄然圈在了他的脖子上。他轻转头,李白颈上也有一根。“你说谁活得不耐烦了?”
线的源头在算命人手中,他依旧是笑得模样,如沐春风的温暖。“即使你们身份高贵,也没有资格妄自杀人。”韩信的灵力缠在蓝线上,但无论如何攻击也无法撕裂。
“你并不是普通人。”韩信放下长枪,“白龙与凤凰你都能锁住。”
算命人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一个算命人。”蓝线依旧拴在两人颈间。算命人转身离开,直到他出了结界,蓝线才断掉。
“算命,乃自损生命窥视天道之人。他如此算命,怕是一个永生之人。”韩信叹息,走到李白身边与他一同离开。

“算命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个亏本买卖。”

评论
热度(3)

© 高三闭关备考 | Powered by LOFTER